首页>中国妇女网>首页栏目>环球女界

法国顶尖名校上百学生称曾遭侵害

校长回应:绝不会为学校名声包庇任何人

标签:环球女界|来源:欧洲时报|作者:原野

继今春巴黎政治学院曝出性侵丑闻后,巴黎中央理工高等电力学院近日的一项校内调查显示,2020~2021学年校内性暴力事件数量惊人,目前,巴黎南郊埃弗里法院已就“性骚扰、性暴力和强奸”展开预审调查。

一份令全法震惊的问卷调查

法国《世界报》报道,为进一步改善校园男女平等问题,今年6月至7月,巴黎中央理工高等电力学院向全校2400名大一和大二学生发起网络问卷调查。

在校方收到的659份(196女,443男,20非二元性别)回复中:51名女生和23名男生称遭到性骚扰;46名女生和25名男生遭遇过性侵;20名女生和8名男生遭到强奸。

在性别歧视问题上:

110名女生和25名男生称遭受过性别歧视言语暴力;

43名女生和34名男生经历过与性无关的身体接触。

调查显示,九成事件的施暴者是男学生,地点通常是协会或大学城(高等电力学院大学城宿舍位于埃松省,居住着2000名学生)。

高等电力学院校长罗曼·苏贝伦先生对调查结果感到震惊:“我们全年没收到一例性暴力、性别歧视暴力的报告,大家还以为是学校反骚扰暴力办公室和各协会工作做得到位的成果。”苏贝伦校长已于10月6日将这份校内调查结果呈交给埃弗里共和国检察官。

负责本次高等电力学院校内调查的是该校圣洁反性别歧视协会。

协会主席伊布提萨姆哈米奇也对调查结果感到出乎意料。她呼吁学校应多做此类调查,因为“很多人可能在事发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或者担心别人不相信。”

据悉,圣洁协会每年都会在开学季迎新活动结束后进行问卷调查,“油腻搭讪”和“性别歧视言行”是出现在反馈里的高频词。

校长回应:绝不包庇任何人

作为一所理工大学,高等电力学院也有男女生比例失调的问题,在这里,女生只占比19%。

“我们并不天真,大家都清楚,工程师学院长期以来存在性别歧视和性暴力问题,只是之前我们没有掌握具体数据。”苏贝伦校长介绍说,为了改善这种情况,学校专门成立反骚扰暴力办公室,并聘请两名校外心理医生,一周三天接受学生咨询,此外,学校还指定两名专员负责处理校内平等事务。

为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高等电力学院每年会给大一新生举办反性暴力、反性别歧视讲座,从大二起,学生还可选修40小时的性别不平等课程。

“每次开学讲话,我都会强调人人有责,学校绝不会包庇任何人,若有案件需要起诉,学校会做原告。”苏贝伦校长表示。

截至目前,警方还未接到一例报案。“如果受害者想保持匿名,那我们就没办法(对施暴者)实施任何处罚。”苏贝伦校长强调,学校纪律委员会唯一可做的只能是命令施暴者不得靠近受害者。

高校性暴力为何有罪难罚?

法国高等教育机构反性骚扰组织成员卡米尔指出:“人们总是觉得,在知识精英集中的高等学府里,不会有性别歧视和性暴力。这种想法显然大错特错。”

法国对高校性骚扰问题相当重视。

2013年菲奥拉索法律生效以来,全法高校都指定了男女平等事务专员。

2015年,高教部下通函敦促各高校设置预防性骚扰措施。

但卡米尔遗憾指出,高校反性骚扰工作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尽管学校对相关调查略有增加,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涉事者最后都没有受到处分,或者仅受到微不足道的处罚。“在高校里,因性骚扰受处分仍是禁忌话题。”

比如,在法国,若学生向大学举报教师有性骚扰、性暗示言行,学校需启动内查程序,一经查明,最终可由校长对涉事教师做出纪律处分(停职、减薪等)。但问题在于,按照内查程序,调查人员需先核实学生的举报符合事实,然后再由本校教师组成的调查小组对涉事教师进行听证。

波尔多大学司法事务负责人、法国高等教育机构司法事务网络法学家主席德尔芬·加西奥特·卡萨拉斯指出,这种让本校教师审查同事的做法,显然很难让受害学生相信听证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此外,不可否认的是,高校内部反性骚扰调查通常难度很大。

里尔三大心理学讲师娜塔莉·库伦的反性骚扰小组曾成功揭露该校一名心理学专业男讲师对学生的性骚扰事实。娜塔莉·库伦介绍说,由于第一个站出来举报的女学生迫于压力“接受”了该男讲师的调情,调查人员担心会被认定是“性同意关系”而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经过5个月的缜密调查后,又找到其他3名愿意作证的女学生,拥有足以证明该讲师是性骚扰惯犯的实锤后,调查小组才正式向校长发出实名检举信。

2017年,艾克斯-马赛大学一名博士生导师也因性骚扰和猥亵女学生被撤职。该校CGT工会联合秘书长塞德里克·博特罗指出,虽然学校处理得当,但一层一层的调查需要受害者不断回忆、讲述被骚扰、被猥亵的经历,这对她们来说是“极度艰难”的漫长过程。

  • 分享:
  • 编辑:杨蔚然 2021-10-27

评论

0/150